草莓酱app最新破解版

半年多以前,大夏西南南蛮丛林中部,蛮族主庭神树遮天蔽日,直入天际,其无论是高度,还是面积,皆冠绝整个南蛮,并且庇护着蛮族无数年之久。

这株神木的地底深处,有一颗心脏种子,来自禁地巨人之谷中,被囚禁的远古熔岩巨人。

那一尊巨人出谷后,发出的第一声怒吼,便是我的心脏在哪里?

紧接着万物流转,一切都在极端的时间内发生着变化,熔岩巨人舍弃了自己在巨人之谷内的肉身,接受了大夏之主的馈赠,以另一种更强的方式存在,并且成为了大夏子民。

而熔岩夸曾经那颗被封印的心脏,则被夜魇司送到年轻帝王手中,刚一入手,赵御的脑海之中,属于系统的合成声,便直接响起。

“是否消耗灵魂能量,孕育恐鳌之心?”

年轻帝王的选择不需要犹豫,所以此时整个御花园虚空岩浆之中跳动的,正是真在孕育之中的恐鳌之心。

“陛下,这颗心脏,就算是我曾经全胜时期,都并未有这般强大,凭借跳动,便可震颤整个虚空,如天地之鼓轰鸣,在我的记忆之中,只有国君级别的龙伯巨人才能做到。”

御花园内的草坪之上,心神惊骇的熔岩夸,再也无法保持端坐的姿势,而是整个身躯前倾,继续张嘴开口道:

“倘若此颗恐鳌之心能够孕育完成,那么掣肘这尊银山大尊的能量之难便可直接迎刃而解,陛下层出不穷的手段,每一次都让属下五体投地。”

熔岩夸对着赵御低垂头颅,由衷的敬佩声传出之后,赵御轻轻向前一挥手,御花园内的所有异象瞬间消散,刹那之后便恢复至草长莺飞,春风吹拂的模样,同时年轻帝王平稳的声音响起:

“还是那一句话,朕和大夏皆需要时间,哪怕是晚上一天,都有可能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。”

宅女在家打游戏

语毕之后,赵御微微抬头,将视线望着上方的天穹,而在年轻大夏之主那犹如乌木般的黑眸最深处,好似倒映出了那一颗庞大,通体由鲜红血液组成的苍天道眼。

随后轻轻喃喃声,再一次自赵御口中传出,好似是说给自己听,也好似是说给这方天道听:

“如果说神州浩土重回太玄之地,人族回归是整个天地有意安排,难以避免的宿命,那么无论是你,还是朕,都要努力去做一个合格的归来者才对。”

淡淡帝音缭绕之际,白帝宫上空的九重天阙深处,刹那间电闪雷鸣,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直接于春日里乍响,清晰地传入下方神京城的子民的耳中,惹得一阵纷纷议论:

“此时风和丽日,却又春雷阵阵,实属怪哉!”

与此同时,御花园外,梁破那黑袍飞舞的身影自外踏入,随后快步来到赵御身边,微微低头,直接开口道:

“陛下,浮空岛小世界内,天辉军传来消息,那位一直昏迷的太玄之地人族,醒过来了!”

神京城内响起的春雷,由于是直接自九天之上传下,因此除却在城内子民耳边隐隐作响之外,并未造成多大的影响和声势,但是太玄之地北海上空的雷鸣,却完全呈现出了另一个极端。

毁天灭地,万物难存。

无数犹如巨兽利爪一般的刺目闪电,直接张牙舞爪的不断自翻滚肆虐的海面上空亮起,寒风呼啸声,怒海咆哮声,以及雷电轰鸣声,共同组成了一幅犹如末日来临一般的毁灭景象。

在如此毁天灭地般的天灾之下,整个北海之上,原本密密麻麻堆积的船只全部散去,就连曾经的土著和流寇都纷纷躲避,彻底变成了一处绝域。

北海沿岸,无边黑暗笼罩之下,一片灯火通明,无数自北海中心逃到此处的船只,纷纷相互连接,抛锚停靠于岸边,结阵借此抵御着这北海风暴的侵袭,毕竟在伟岸的大自然之下,无论是谁,都如此微不足道。

远处一波又一波,自北海中心而来的怒浪,咆哮着直冲天际,随后宛如天倾一般倾覆而下,强悍绝伦的冲击力,使得整个岸边亮着灯光,延绵不绝的一艘艘大船上下起伏,剧烈抖动,而位于最外围的倒霉鬼们,只能够祈求大道垂青。

因为周围此起彼伏响起的绳索断裂声,以及甲板和船只外壳破碎声,预示着每时每刻,都有人被卷入风暴之中,从而被撕扯成碎片。

惊涛骇浪之间,一股拍击而下的浪潮之中,一头通体乌黑,面积庞大海蛇巨兽尸体夹扎于其中,四处翻滚,随后这头被改造之后的巨兽尸体内部,一道带着恐惧和结巴嘶哑的声音响起:

“大,大人,这北海风暴是咱们北海流寇最惧怕的天灾之一,每一次爆发,都会吞噬大量的生命,我等此时所在的此处已经是内陆沿岸,破坏力便已然这般强悍,若是北海的中心,就算是掌缘生灭境的大能,同样在劫难逃。”

这道声音落下之后,海蛇巨兽内部,此时唯一还幸存的一位北海流寇,伸出一只手紧紧抓住身旁的墙壁,满是鳞片的尾巴不断游动用以保持身躯站立。

随后其转头,冰冷倒竖的瞳孔,望向身旁那一片看不清真切的浓郁夜色,以及散落一地,此时正来回于周围翻滚撞击的一具具尸体,惊惧之色尤甚,因为这些尸首之中就包含着曾经在流寇之中实力最强,说一不二的首领。

这位流寇至今还记得,平日里强悍绝伦的首领,被这片夜色之内伸出的一只手,轻而易举捏死的场景。

而正当其还陷入恐惧之中时,忽然,整个海蛇尸体猛地一震,一股巨大的冲击力自外传来,整个内部的建筑以及物品瞬间碎裂,同时使得这位已经吓破胆的流寇直接被抛飞而出,狠狠砸在地面之上。

巨大的冲击,一波接着一波传来,足足过了数百息,才逐渐平息。

“发生了何事?”

一道极为冰冷的声音自那一片夜色之中传出,随后那位本就受伤不浅的流寇挣扎着自地面之上爬起,环顾一周之后,惊尤未定的声音随后响起:

“大,大人,我等应该是撞到了沿岸躲避风暴的船只。”

惊慌的声音落下之后,那位北海流寇面色再次一变,更为恐惧的声音向外传出:

“而且根据这番架势,我们是直接撞进了一艘大船的内部,而一般有如此规模的大船,都属于大势力!”